再见!C罗!

再见C罗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吗? 从小就爱足球,因为大罗喜欢上巴西队,因为小贝喜欢上皇马,因为罗本喜欢上荷兰和拜仁,因为酣畅的进攻喜欢上德国,因为皮尔洛支持意大利…… 其实每一个人各自喜爱的球员都不一样,每一个人也有每个人的理由,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正常的是,总有那么些人爱恶意的攻击别人。其实这种在网上的谩骂不只有国内是这样,在国外也很常见。他们的心理大致可以归纳出以下几点:1.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极度不如意,让他们的人格和心理扭曲,2.就是嫉妒,为什么别人可以身价千万?而我只能月入几千?3.他们喜欢某个人,因为那个人不争气,转而把愤怒发泄到焦点人物身上,还有就是别的球迷攻击了他喜

做自己的救世主

生命最闪光的品格就是独立自救。 在热带草原上,一只大象步履蹒跚,艰难的在烈日下行走。这是一只正在生病的大象,它要独自步行30多公里,去草原深处采摘一种植物,据说吃下那种植物,大象的病很快就会好转痊愈! 四只象蹄有节奏的轮番慢慢抬起又沉重的落下。庞大的身躯忍受着阳光的烤灼和病痛的折磨。除了疲倦,大象的脸上被一种意念所覆盖。那是一种无所畏惧,自己救助自己重享康乐的一年,那是一种毫无忧怨独但生命责任而刚毅傲天的意念。 单调枯黄的草原,沉闷的天空,灼热的太阳,生病的大象终于走完了寂寞的全程,找到了治病的植物,用象鼻卷起送入口中。数日后,生病的大象康复了,它甩着尝尝的鼻子在大草原上快乐地散步游玩。 有时

拨亮心中的目标

美国财务顾问协会的前总裁刘易斯·沃克,有一次接受记者有关稳健投资方面的采访。聊了一会儿,记者问:“到底是什么因素,使人无法成功?”   沃克回答:“模糊不清的目标。”   记者请沃克进一步解释。   沃克说:“在几分钟前,我就问你,你的目标是什么?你说,希望有一天可以拥有一栋山上的小屋,这就是一个模糊不清的目标。问题出在‘有一天\’的表述不够明确,因为不够明确,成功的机会也就不大。”   接着,沃克又说:“如果你真的希望在山上买一栋小

野猫的裁决

从前,有一只鹧鸪,在一处山林的草丛里安了一个窝,它的窝不但能遮风挡雨,而且还舒适透气,是一个很不错的栖居之地。   有一天,鹧鸪离开它的窝,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觅食。这一去就是好些日子。其间,一只兔子来到这里,发现了鹧鸪的窝,就住了进去。可是,过了几天,鹧鸪回来了,对兔子的行为十分生气。   “喂,兔子,”鹧鸪怒道,“你怎么能趁我不在的时候霸占我的窝呢?出来,赶快出来!”   “你凭什么说是你的?”兔子也不甘示弱,“这是一个无主之窝,我占了就是我的,这是森林法则规定的。”

咱国人的十大“矛盾”

1.我们鄙视“拼爹”,却又“恨爹不成刚”。我们身边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人:工作有爹安排,房子老爹给买,车子从爹那儿开,票子说来就来。他们撞人了,对受害者说“我爸是李刚”;他们考试挂科了,对老师说“我爸是局长”。当身边的这些人在我们面前炫耀自己爹的威风、自己爹的厉害、有爹万事皆小菜时,我们总会在心里严重地鄙视之:有爹有啥了不起,又不是自己的本事!其实,转过身,你心里还是会泛起这样的感慨:我怎么没有这样的爹呢? 2.我们讥讽一夜暴富,但私下里又喜欢买彩票。现在的中国,无奇不有,一夜暴富的例子也越来越多:北

乔布斯两“批”奥巴马

2010年初秋,苹果公司CEO乔布斯的夫人鲍威尔去华盛顿旅行时,遇到一位白宫的朋友,朋友告诉她,奥巴马总统将于10月访问硅谷。 听到这个消息,鲍威尔心中一动,她想起苹果公司正蒸蒸日上,也许需要政府的支持,于是她建议总统和乔布斯见一面。这个建议经由朋友传回白宫,很快得到了奥巴马的同意。但是,当鲍威尔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丈夫时,却被他一口回绝了。事实上,乔布斯一直对奥巴马政府非常不满,他根本不愿意主动去见奥巴马。 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就要到约定时间了,鲍威尔急了,她把在斯坦福上学的儿子里德叫了回来,让他说服乔布斯。 里德对父亲说:“奥巴马政府花着纳税人的钱,而苹果公司每年纳的税足够

单身的4个原因

又一个光棍节要到了。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在我看来,大部分单身并不是发自内心的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虽然有一小部分人喜欢单身生活,并且不想做出改变,但是还是有很多个Ta想要有心爱的人依偎的感觉。 闲着无事,分析一下:为什么有很多人喜欢有爱人的生活,可是仍然单身呢? 我就是个光棍,十足的穷二代。我总结出一些原因可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像我这样的渴望另一半生活的人却仍然是孤家寡人。(这些原因不包括钱和权) 如果你也是单身,试着往下读,看看我总结的有没有符合你的:(下页)

又一季花落花开

又是一周没有进来写东西了,这个几乎被我荒废的博客。我曾经是如此的爱它,没想到现在也变懒了。 曾经对游戏不屑一顾,现在的我又开始疯狂的迷恋,好想问自己:到底怎么了?现实的生活已是一团糟,似乎只有虚拟世界才能找到一丝安慰。 翻出了高中毕业的同学录,那一个个可爱,纯真的笑脸又浮现在我眼前,恍如昨天。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几个能叫上名字了。 想他们。想念那些笑声,想念跑道上的杨树,想念那有些破旧的篮球架。想念那时候上课睡觉,被班主任罚站,却在他背后偷偷做鬼脸的时光…… 可是,这样的时光再也找不到了,慢慢成熟的脸,还有不断消逝的青春和不在纯真的眼神。 各奔东西,人走茶凉,都有了各自